又到一年橙黄橘绿的时节。秋末冬初,秦岭淮河以南的柑橘类水果开始强势“占领”千家万户的果篮子。

作为柑橘原产国,我国目前年产柑橘逾4500万吨,包括柑、橘、橙、柚在内,品种多达百余种。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柑橘帝国”脱颖而出绝非易事。近年来,一种曾名不见经传的杂柑——爱媛果冻橙在各大电商平台快速崭露头角,成为现象级的“水果顶流”。拼多多数据显示,这一兼具橘、橙优点的新品已连续两个新产季稳居平台“橙子排行榜”前三。

“今年的爱媛,不仅产量高,口感更堪称近三年之最,优于同期上市的蜜橘与苹果,竞争优势明显。”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橘橙种植大户胥洪福告诉记者,自10月中旬始,果冻橙在线上、线下都供不应求。

丹棱果冻橙跻身“橙界”顶流 一朝拼购成爆款

▲10月中旬至今,丹棱头一茬不套袋的果冻橙已基本售完,紧随其后的是穿上“衣服”的套袋果,可以一直卖到明年2月。何浩|摄

果冻橙的走红让乡风淳朴的丹棱进入消费者的视野。这个位于四川省眉山市的农业大县花了二十余年的时间践行“不与两湖抢早,不与赣南争先”的发展思路,大力引进、培育新品种,并成功借助拼多多等线上平台打响产品知名度,完成了产业发展的原始积累。

如今,丹棱正积极搭建贯穿前端种植、中端加工及后端物流的标准化生产体系,政府搭台,果农唱戏,推动当地橘橙产业高质量发展。而这也正是广袤的乡土中国探索农业现代化的缩影之一。

从寂寂无名到明星水果

果冻橙,更准确的称呼是“爱媛38号橘橙”。它“出身名门”,引种自日本“橘子故乡”爱媛县。那儿有充足的光照、和煦的海风和适当的温度,能够种植出甜味和酸味达到平衡的蜜柑。

过去很多年,爱媛县的蜜柑品种和产量均居日本第一。爱媛民间戏称,当地人拧开水龙头,流出的不是自来水,而是蜜柑果汁。

与之类似,丹棱县被称作“中国橘橙之乡”,早在北宋时期就有柑橘种植史。当地在上世纪80年代主栽红橘、蜜橘、锦橙及血橙;90年代改种罗伯逊脐橙;2000年以后发展新品种,把不知火和果冻橙都卖成了爆品。

丹棱果冻橙跻身“橙界”顶流 一朝拼购成爆款

▲丹棱县是有名的柑橘产业强县,全县12万农业人口中有8万人从事柑橘种植相关产业的工作。何浩|摄

这条传“橙”之路的背后其实藏着不少心酸往事。三十多年前,丹棱果农主要种植脐橙,但种出来的橙子脱皮难、内有籽、囊衣厚、不化渣,根本无法与两湖(湖北、湖南)及江西赣南等地竞争。

为了突围,1998年,丹棱当地的“土专家”谭后根带领研究团队从日本带回三十多个新品进行适应性试验,“爱媛38号”便是其中之一。很快,嫁接成功的“爱媛38号”枝条结出了甜美的果实,但在“橙都”丹棱,爱媛橙不过是众多柑橘品种中的普通一员,连名字都略显潦草,只是品种的简称。

“名不见经传的爱媛橙,地采价一度只有每斤一块多,由于投入产出比低,果农的种植热情不高,种植面积也很少。”丹棱果业龙头、丹橙现代果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静说道。

转机源于一次试吃活动。当时,几个年轻人在办公室里研究如何提炼爱媛橙的卖点。其间,一个小伙子将橙子切成两半,发现可以和西瓜一样?着吃。这种吃法颇像嗦果冻,于是他大胆提议,称之为“果冻橙”。

彼时,“果冻橙”这个词汇在网络上已小有热度。而随着爱媛果冻橙“可以像剥橘子一样轻易剥开”“轻轻一捏,徒手就能榨汁”,而且“汁水充沛到插上吸管就能直接喝”等特征被主播生动演绎,这种橘橙新品因皮薄汁多、果冻口感的独特卖点而在线上市场快速走俏。由于销售火爆,爱媛橙去年的地采价最高一度达到近10元/斤。

如今,丹棱柑橘作为地理标志农产品,爱媛橙是最具代表性的品种之一。截至目前,该县种植橘橙18万亩,产值超过30亿元,其中,爱媛橙的种植比例达到15%,近六成的橙子借助电商销往全国各地。

而在拼多多上,果冻橙虽是后起之秀,但却与江西赣南脐橙、湖南怀化冰糖橙等“前辈们”一起,成为常年霸占热销榜的“橙界三王”。

老乡心中有杆“品质秤”

果冻橙、不知火等品种相继走红后,产地丹棱逐渐出圈,成为兄弟县市乃至高校机构重点取经、调研的对象:丹棱人搞果业,有何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