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长沙11月4日电题:来,一起看看湘西乡村振兴的新画卷

  新华社记者刘紫凌、周勉 张玉洁

  湘西是知名作家笔下的秀美山乡,而武陵山片区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张家界、怀化等地,也是摆脱绝对贫困后人们迈开乡村振兴步伐的“新赛场”。

  深秋时节,记者走进“大湘西”地区,探访这里的新变化、新气象,聆听乡村振兴事业给这片诗意土地带来的美丽新故事。

来,一起看看湘西乡村振兴的新画卷

  2021年10月30日,田剑英(中)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苗儿滩镇的惹巴拉景区内表演土家族摆手锣鼓。新华社记者薛宇舸摄

  产业“美”在有奔头

  湘渝边陲,清澈静谧的酉水河缓缓流淌;酉水两岸,漫山遍野的脐橙树郁郁葱葱。驱车行驶在湘西州龙山县里耶镇比耳村,一片柑香氤氲。

  果园里,50岁的村民石宗学正忙着检测脐橙含糖量。和大多数村民一样,他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种脐橙,却困于落后的种植方式和群山的阻隔。

  精准扶贫实施后,村里修道路、提品质、搞电商、成立脐橙专业合作社,石宗学入社后,35亩脐橙为他带来至少13万元年收入。2019年,他顺利脱贫。

  脱贫后,石宗学又有了新奔头——

  今年,村里把全长9.6公里的村道改造升级,并取名“比耳村乡村振兴产业路”。原本3.5米宽的路面加宽到5.5米,增加了部分错车道,改善了路面。

  “这样大货车就能开到果园下,一台运货量能抵过去好几台。运输成本降了,每斤果子可以多赚两毛钱。”石宗学正盘算着明年把种植规模扩大到50亩。

  乡村振兴,产业为要;产业发展,交通为先。近年来,湘西州持续优化农村交通环境,2020年6月底,实现了自然村“组组通”,农村公路由“线”成“网”、由“窄”变“宽”、由“通”向“好”。交通改善有效推动现代农业、工业等转型升级。

  路通则兴。2020年起,湘西州开始实施农业产业园区化、规模化战略,逐步改善过去产业布局零散、市场化程度不高等问题。当年,全州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一万元。

  文化“美”在有生机

  张家界市桑植县马合口白族乡梭子丘村,有一条白族风情老街,街道两旁特色民居林立,墙上绘着山水花鸟画作。2017年7月老街竣工后,游客人数明显增加,中断多年的“逢九”赶集习俗也重新得以延续。

  “旦旦白族刺绣”工坊里,32岁的覃曼丽正一针一线地教学员研习刺绣。尽管有听力障碍,但覃曼丽2017年在村里办起白族刺绣培训班,至今已培训3000多名当地妇女。二楼展厅里,数百幅精美刺绣吸引游人驻足观赏,不少游客挑选到心仪的作品后,爽快付钱。

  “刺绣让我的人生出彩,希望有更多白族女性和我一样通过传承民族文化改变人生。”覃曼丽说。

来,一起看看湘西乡村振兴的新画卷

  2021年10月28日,一位村民在张家界市桑植县马合口白族乡梭子丘村“旦旦白族刺绣”工坊里刺绣。新华社记者薛宇舸摄

  大湘西是湖南典型的少数民族聚居区,民族文化深入人心。乡村振兴中,淳朴的文化情感,化作奔向美好生活的原动力。

  位于龙山县苗儿滩镇的惹巴拉景区里,33岁的田剑英正在家中招呼几位农妇用竹子赶制一种叫“咚咚喹”的土家族乐器,它如袖珍型笛子,只有饮料吸管般粗细和长短。

  不久后,将有800多名学生到景区的捞车河村研学,田剑英会给孩子们传授吹“咚咚喹”、跳摆手舞等才艺。今年以来,村里已接待研学人员5000多人次,还与相关企业达成规模化合作的意向。

  “在乡村振兴中传承民俗,大家收入提高了,我们村的文化也活起来了。”田剑英笑着说。

  生态“美”在更宜居

  “三千奇峰八百秀水”的张家界、挂在瀑布上的“千年古镇”芙蓉镇、风景秀丽的凤凰古城、沈从文笔下的边城……生态,是大湘西得天独厚的优势;如今,它还是乡村振兴中的“富民经济”。

  在怀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排牙山林场,几千亩渐渐变红的水杉林深受游客喜爱。

  排牙山林场场长丁红告诉记者,两年前,当地村民产业比较单一。去年开始,林场和周边村子修建了柏油路和停车场,还打造了自驾基地、森林木屋,举办山地自行车比赛,实现营收50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