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在凤凰寺下的防空洞石壁上刻下了“雪仇”两字(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刘田摄)

张学良在凤凰寺下的防空洞石壁上刻下了“雪仇”两字(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刘田摄)

张学良将军的塑像,当年他年近不惑,壮年之人余生的不自由就此定局。

张学良将军的塑像,当年他年近不惑,壮年之人余生的不自由就此定局。

天下究竟有多少座凤凰山?无从得知。而沅陵的这座凤凰山,原本很可能淹没在同名同姓的大海之中。却有幸迎来了一位改变历史进程的爱国名将张学良,成就了凤凰山中的一处高峰,被载入史册。

我们的重走抗战路第一站将从这里开始。

凤凰山上贵客来

7 月 24 日清晨,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树木蓊郁,散发出悠远而神秘的气息,少帅纪念馆悄隐绿荫中,一如少帅当年的寂寥。凤凰寺门前, “幽禁中的少帅”塑像静立在晨光中,当年他将近不惑之年,壮年之人余生的不自由就此定局,英俊潇洒而又愁眉不展。

当年少帅位高权重,一次英雄义举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1936 年 12 月 12 日,他和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抗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却被蒋介石秘密软禁,从此失去人身自由 50 多年。

周恩来对他的评价是: “民族英雄、千古功臣” 。

张学良先后被软禁在大陆 11 个地方,这些幽禁处星罗棋布,成为了他的驿站,他是一匹被牵着走、不能自由奔腾的马。

1938 年 3 月到 1939 年 12 月,张学良与其夫人于凤至被移送到沅陵县城郊凤凰山,囚禁在凤凰山的古寺里。

当地要员命令凤凰寺的和尚和周边群众离山,对山上进行打整和军事封锁。从迎接张学良到来时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阵势中,老百姓隐约觉察到山上来了个大人物,但并不知道就是赫赫有名的张学良。

张学良来到沅陵后,雇佣了一名撑船工,小船工张口就喊“司令” 。张学良苦笑道, “我是什么‘司令’ ,你不知道我早就被蒋介石撤职罢官啦?以后再不准你叫我‘司令’ ,就叫我‘张老板’ 。不过你可要弄清楚, ‘张老板’与那个‘蒋老板’是不同的,我‘张老板’是爱国的。 ”

从此,船工就喊张学良为张老板,一传十,十传百,沅陵城里的老百姓终于晓得了凤凰山的神秘人物是个姓张的老板。

江上渔者谁不识

“张学良在沅陵的软禁相对还算宽松,除了在凤凰山上古寺周围自由活动,还可以到山下农户家做客,以凤凰山为中心的沅水上下两公里的流域之内,也可以任他泛舟垂钓,但他内心的焦虑显然没有在看似悠闲的生活中减轻丝毫” ,随行向导——沅陵史志办专家向显桃这样描述少帅在沅陵的日子。

向显桃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次,戴笠来访,问起张学良近来活动情况,他告诉戴笠说: “沅河鱼多,但不好钓。 ”戴笠向蒋介石报告时,将张学良原话呈报,蒋介石说: “他心里还是想得出来,什么鱼多不好钓,这是在向我伸手要兵权嘛!”

不久,蒋介石派人给张学良送来一根美国进口的高级海竿,张学良气得将它扔在一边,一次也没碰过。

到沅河上垂钓,是张学良囚居沅陵期间的主要消遣活动,他也因此结交了几个沅陵渔家朋友。

那时候, 23 岁的杨绍泉家住凤凰山脚,家中做着豆腐生意, 父亲兼做“渡船老板” 。

张学良到凤凰山的第二年春季,便雇佣年轻的杨绍泉帮他开船,这期间,杨绍泉与张学良接触频繁。40 余年后,杨绍泉回忆起同张学良在一起的日子,仍感慨万端地说: “ ‘张老板’年轻英武,是个十分和气、看重友情的人。 ”

杨绍泉说,张学良每次钓鱼,所获都不多,对钓起的鱼,也不忍心伤害,就雇人在凤凰寺外挖了一个很大的鱼塘,灌上水,把钓来的鱼都放养在里面,因为他体贴老百姓,每次请人做事,都要付给高出市价的工钱,还要请吃饭、抽烟,在老百姓中成为美谈,都想有机会被他请去做工。

鱼塘挖好后,张学良时常临池赏鱼,山脚渔民知道张老板喜欢养鱼,也就常把网到的没有受伤的鱼拎来送给他,张学良都坚持付钱给渔民,渔民不要钱,他就不收鱼。渔民都说 : “这样的好人, 哪里见过。 ”

站在屈将室外,可俯瞰张学良当年养鱼的放生池。放生池中间,静卧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长生龟。这是请来挖鱼塘的农民见“张老板”待人客气,额外在鱼塘底部的大岩石上为他雕刻的。或许是这只长寿龟真的显了灵,张学良一生活了 101 岁,堪称世界上最长寿的将军。

刻骨铭心是血仇

朱颜未改的凤凰寺建于明朝,斑驳之色尽写沧桑。我们由侧门而入,穿过几间佛堂,找到了少帅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