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是“雪仇”

——张学良将军幽禁在沅陵凤凰山的岁月

揭秘张学良将军幽禁在沅陵凤凰山的岁月(组图)

凤凰山张学良塑像 孙明汉 摄

揭秘张学良将军幽禁在沅陵凤凰山的岁月(组图)

凤凰寺 孙明汉 摄

湖南日报记者 肖军 黄巍  通讯员 邓永松

沅陵凤凰山算不上名山,却因爱国将领张学良一度被幽禁于此,而名扬天下。

1938年四五月间,著名爱国将领张学良从郴州转押沅陵,在城南沅江边凤凰山古寺度过了一年零4个月。

8月25日,记者登上凤凰山,看遗迹、遗物,听沅陵县政协文史委退休干部姜宏顶等讲述当年张学良身陷囹圄、心系抗战、不忘国恨家仇的故事。

少帅风采今犹在

8月25日清晨,凤凰山国家森林公园浓荫蔽日,散发出一种神秘的气息。凤凰寺悄隐绿荫中,一如少帅当年的寂寥。

当年少帅张学良位高权重,一次英雄壮举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进程。1936年12月12日,他与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抗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从此失去人身自由50多年。周恩来对他的评价是“民族英雄,千古功臣”。

朱颜未改的凤凰寺建于明朝,斑驳间尽显沧桑。寺前摆放着一尊高两丈的张学良石像,笔挺的西装外披一件呢子大衣,乌发飘逸,英气逼人,眉宇间却难掩忧郁之情。

凤凰寺西头,站在走廊上,可隔窗看见少帅曾用过的书房和卧室,后人称之为“屈将室”。卧室小而简陋,书房比卧室稍宽敞,作为原物的靠椅静静摆在房中。当年张学良曾3次写信给蒋介石请求参加抗战,其中两封信就是在这间房里写成的。遗物无言,佐证着将军一腔报国之情。

防空洞壁写“雪仇”

当时,负责软禁张学良的有一个宪兵连和一个特务队。现在沅陵凤凰山周围一公里范围内,仍遗留有3个碉堡、1个炮台、1个防空洞。名义上是保护张学良安全,实际是防日军报复轰炸和东北军解救。

防空洞在半山腰,离张学良住处500米,四周树木遮蔽,不易发现。洞有两丈多高,三面用岩石砌成,内置长排石凳。一面石壁上,凿有“雪仇”两个楷体字,旁边落款“刘长清”,每个字有火柴盒大,后人填了红,格外抢眼。

姜宏顶曾采访过当地与张学良有交情的老乡杨绍全,据杨绍全回忆,这字是当年跟随张学良在凤凰山的生活副官刘长清刻写的。

那时,抗日战火已烧到常德、湘西,日机经常飞到沅陵轰炸,警报一拉响,张学良和特务们赶紧躲进防穿洞。张学良对日寇暴行怒火万丈,于是叫刘长清在壁上刻下“雪仇”二字。

“‘雪仇’二字,并不是张学良要雪蒋介石的仇,而是要对日本侵略者报民族恨、国家仇。这是民族大义,绝非个人私仇。”姜宏顶解释。

“雪仇”二字刻在凤凰山,更刻进了张学良的心里,他为不能驰骋疆场杀敌报国而留下千古遗憾。

写诗撰联表心志

张学良在湖南囚禁期间作过两副上联,让看望他的朋友和随从对下联,借联抒怀,表达心志,但都没有回音,就连军中文才张治中也交了“白卷”。

在郴州苏仙岭,张学良曾奋笔疾书一上联:“恨天低,大鹏有翅愁难展”。没来得及等人对答,就被匆匆押往沅陵。

1938年,长沙文夕大火前1个月,当时的湖南省政府主席张治中以视察湘西为名,到沅陵看望张学良。老朋友相见分外亲热,当晚,酒酣兴浓之际,张学良以夫人于凤至陪他到凤凰山为题,即兴作上联“于凤至至凤凰山有凤来仪”。请张治中对下联。张治中赶紧岔开话题,笑着说:“让我回长沙请文学家给你回复。”

张学良的上联成了孤联,此事被中央日报发了一篇新闻,大体意思是说张治中没对上对联,交了“白卷”。

“万里碧空孤影远,故人行程路漫漫。少年渐渐鬓发老,惟有春风今又还。”这是张学良写在凤凰山望江亭上的一首诗——《自感遗憾作》,后被编入沅陵乡土教材,当地老少能吟会诵。

当年,张学良39岁,正是人生奋发有为时,而他只能在远离战火的幽山古刹中徒叹鬓发徐白。

杀敌报国心忧愤

姜宏顶介绍,他们在研究张学良软禁生涯资料时发现,除张治中外,当时国民党要员戴笠、莫德惠、王新横、张严佛等也曾到沅陵凤凰山看望过张学良,张学良每次托他们转告蒋介石,渴望上前线杀敌、为国作贡献,但每次请求都石沉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