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村而过的古驿道刻满沧桑往事。

本报驻湖南记者 吴啸华 通讯员 杨苏平

从“火车拖来的城市”——怀化往南行进15公里,舞水河从大山奔流而来,在中方镇地段优雅地拐了一个大弯,将荆坪古村揽入怀中,然后静静地直泻而去。

逆水而上,可以到达王昌龄诗中所吟的芙蓉楼、洪江古商城、古夜郎之都;顺水而下,则与沅水汇合,涌入烟波浩淼的洞庭湖。

荆坪古村就这样安静地躺在大河边,一躺就是漫漫几千年。

据专家考证,荆坪古村历史悠久,可上溯到旧石器时代;战国时期遗留有“且(jū)兰古城”;东汉建武十七年,伏波将军马援南征时,在此建立舞阳县;唐宋时期建有溆州城……至明朝洪武年间,荆坪已出现规模较大的砖木结构的古民居建筑群。清代乾隆至道光年间是荆坪的鼎盛时期,经济文化非常繁荣。如今荆坪古迹尚存,有唐代古井、潘氏宗祠、关圣殿、五通神庙、节孝坊、德经坊等。七棵重阳木古树旁,竟有着传教士留下的教堂门楼遗迹。

然而,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该地村民95%以上是潘家族人。据传他们是宋朝大将潘美(戏曲中潘仁美的原型)的后人。正因为此,潘氏宗祠里千百年来是禁止唱杨家戏的。

潘美后人为什么迁徙到湘西?“潘杨两家世代不通婚”是真的吗?为什么荆坪古村只有潘家一族?带着这些疑问,2月初,记者走进了这片古老而神秘的村落。

900年前贞周公谪任溆州府

潘中兴是潘氏宗族族长,兼任荆坪古村古文物保护小组组长。这样的身份,使他在古村颇受人尊敬。他也是古村对潘家历史知道最多的人。

潘中兴告诉记者:“潘家人来此扎根,源于北宋熙宁初年。当时,因救援杨业不力,致使杨家将惨遭不幸,北宋重臣潘美被朝廷降级处置,长孙贞周公官封武略将军,并袭父爵光禄大夫,被谪任溆州府行政长官。自山东临朐县竹搭桥迁来后,潘美见舞水河边十里沃土长满荆条,便将此地取名荆坪。”

据介绍,古村现有人口1700余人,但只有6个外姓家庭,且都是“倒插门”,所以还是与潘家脱离不了干系。

潘氏宗祠里禁唱杨家戏

总觉得在这个村里提起潘仁美的话题会有些敏感。

但潘中兴似乎颇为豁达,他说:“很多初次来古村的人,都有此揣摩心理。但其实,我们与杨家子孙的关系,并没有戏曲中渲染得那么水火不相容,也没有什么‘潘杨两家世代不通婚’的规矩。现在,古村娶进来的杨姓媳妇就有10余人。”

记者问:“电视剧《杨家将》红火的年代,村里是否不许收看?”

潘中兴笑着摇头说:“没有的事,爱看就看吧……不过爱看的人确实很少。”

记者又问:“潘氏宗祠里有个很大的戏台,听说关于杨家将的戏曲在那儿是禁演的?”

“这个确实,潘氏宗祠自建成以来,是不许唱杨家戏的。”说到这里,潘中兴神情严肃起来,“潘仁美的真正历史原型是位重臣,人们都被戏曲里的人物形象误导了。我们不反对歌颂杨家将,但要尊重历史。”

对于电视剧中潘杨两家对立的演绎,潘中兴也颇有微词:“戏曲产生的时代很早,信息不畅通,难免有误会。电视剧只追求收视率,不正视历史,实在不应该。”

巨人潘闵然保护了荆坪古村

据潘中兴介绍,宋朝时古村即为溆州府所在地。从古村现在发达的阡陌交通,仍可依稀看见昔日繁华的景象。

问题是,既是湘西重镇,想必人口众多,为什么如今却只剩潘氏一族呢?

潘中兴考虑了一会儿,说:“我们也考证过,不外乎是下面几个原因。一是州府迁往别处,官员眷属及一些望族随之而去;二是潘家人丁兴旺,一些势薄的家族选择了离开;三是洪灾的影响,如果有更好的去处,当然乐意前往。而潘家人太多,搬迁不易。此外,战乱的因素也不容忽视。”

记者表示不解:战乱中为何独有潘家得到庇护?

“历史的发展,总会有偶然的因素。” 潘中兴讲了一个故事,“明朝末年,古村出了位巨人,名叫潘闵然。他曾一个人从山间背回一块巨石,这块石头现在还在村里的小涧上,重达400多公斤。当年,潘氏宗祠的另一边,住着姓齐的一族人。李自成的部队经过此地时,齐姓人很惶恐,组织了人马抵抗。结果遭到李部的报复性围剿,死伤众多,只得弃寨而逃。按当时的混乱情形,潘家也难逃一劫。但正在这时,潘闵然手持两根送殡用的大木杠,站在了齐家屋场的对面,即潘氏宗祠的前坪,炫耀式地耍了一套棍术。士兵们见了,以为神人,遂越寨而去。”

潘士权当过乾隆老师

荆坪最不能忽略的废墟就是潘仕权的故居。

潘中兴说:“潘家在此繁衍生息,世袭官职,并传散至各地。到第24代时,出了位叫潘士权的名人,他给乾隆皇帝当过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