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新晃县委、县政府就开始大力实施“以牧富民强县”战略,通过十多年努力开发,黄牛产业已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和财政增长的重要来源。今年,“新晃黄牛肉”获批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但是,湖南省十一届人大代表何丽华认为,要真正做大做强这个产业,依然任重道远。“尤其是龙头加工企业,要迅速发展从而带动地区农民致富,面临的压力着实不小,例如贷款投入、肉牛品改技术、深加工开发,甚至是防疫技术方面等等,还有很多具体难题亟待解决。”

  中新湖南网5月18日电 题:新晃黄牛肉:盛名之下的产业危机

  中新社记者 刘 明  龚洞华

  “经过两年多发展,新晃老蔡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老蔡公司)已经从过去的小作坊加工厂发展到了产值8000多万元、利税780万元的股份制民营企业,为了把牛肉产业做大做强,我们今年还将计划投入3600多万元。”4月18日,何丽华对中新社记者如是说。

  今年28岁的何丽华是老蔡公司的副董事长,老蔡(蔡习生)家的二媳妇,湖南省十一届人大代表。据她介绍,老蔡公司目前已经申请在工业园区建设占地50亩的新厂区,计划投资2400万元,建成后,产值可达3.5亿元,创利税4000多万元。

  与此同时,为了解决好肉牛加工资源紧缺矛盾,今年,老蔡公司还将计划投资1200多万元,把现有养殖基地扩大到1000亩,年出栏肉牛7000—10000头,力争带动1000户以上的养殖农户脱贫致富,范围逐步向整个武陵山区延伸。

  “老蔡公司目前拥有资产2700万元,是怀化市最大的牛肉食品深加工企业,但是,相对于湖南一些食品加工企业,差距明显,放眼于全国甚至是全世界,我们就变得很小很小了。”何丽华说,如果满足于现状而不加大投入,那么,企业就不可能有突破,新晃的黄牛肉产业也难以获得跨越式发展。

  肉牛产业效益明显

  “楚尾黔首夜郎根”。新晃侗族自治县位于湖南省西部边陲,与贵州交界,处于湖南人头型版图的“鼻尖”上,全县总人口26万,其中侗族占80.13%。由于其地势险要,扼楚黔咽喉,兵家常争之地,又有“湘黔通衢”之称。

  新晃古属夜郎治地,地以文名。有关新晃黄牛的传说更是数不胜数:相传古时候,县城有一贫穷老人,以开小酒馆为生,一天,有神仙路过这里,有意给她点好处,便取出七粒米放在旁边的水井里,再取出七粒米放在草地上,于是井水变成了美酒,草地上出现了七头黄牛,美酒舀也舀不完,牛杀了一头后第二天又补足了七头,有了美酒和牛肉,老人的生意一天天兴隆,家里一天天富裕起来。

  三年后,那神仙又经过这里,问老人:“酒好吗?”老人说:“酒好是好,可惜没有酒糟喂猪。”神仙便在店门上题了四句诗:“天高不算高,人心才算高,凉水变成酒,还说酒无糟。”题罢飘然而去。

  据说从此井水仍是井水,再无一点酒味。老人后悔不已,羞愧难当,于是将七头黄牛分给了老百姓。说也奇怪,这些黄牛却出奇的健壮,之后并发展成千上万头,繁衍至今仍生生不息。

  对于这些神话传说,新晃县委政研室副主任姚建英早已耳熟能详。他告诉中新社记者,其实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县委、县政府就开始大力实施“以牧富民强县”战略,已将黄牛产业作为扶贫攻坚核心工程和全面建设侗乡小康社会的重点产业来抓。

  通过十多年的努力开发,黄牛产业已成为新晃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和财政增长的重要来源。姚建英说,从目前的发展现状来看,黄牛产业至少实现了“三个效益”:

  首先,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2008年,全县养殖黄牛18.63万头,出栏7.01万头,创产值2.45亿元,占全县畜牧业产值和农业总产值的比重达31%和18%。全县生产分割黄牛肉2000吨,黄牛肉加工制品3000吨,产值2.8亿元。

  其次,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黄牛产业拓宽了劳动力转移渠道,全县投入黄牛产业开发的劳动力达3.7万人,3.05万人通过黄牛产业脱离了贫困,占总脱贫人口的43.6%。

  最后,实现了良好的生态效益。通过推广“牛-沼-草”生产模式,建设沼气池8612座,利用牛粪生产沼气94.7万立方米,折合标煤2.8万吨,年节省薪柴155万担,相当于封山育林9.4万亩。

  面临的难题仍不少

  1970年出生的蔡正付是老蔡(蔡习生)家的长子,老蔡公司的董事长。蔡正付不善言谈,从事牛肉生产加工已有20多年。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回族,“我们先人从悠久的清真食品制作历史中,归结出了牛肉产品制作的配料秘方和生产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