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宁县崀山镇联合村金银花基地,村民正采摘金银花。 郑国华 李贤昌 摄

 
新宁县崀山镇联合村金银花基地,村民正采摘金银花。 郑国华 李贤昌 摄  


  A 交易没往年热闹,销售价格走低

  眼下,正是金银花干花上市的时节。

  然而,隆回县小沙江镇白银村的种植大户肖石林却显得忧心忡忡。

  7月13日,记者来到白银村的移隆金银花专业合作社,这里有500亩金银花基地,社员们正忙着将采摘来的新鲜金银花送进机器里杀青、烘干。肖石林种植、加工的20多吨干花,目前只卖出一两吨,销给山东老客户做茶叶。而去年,他加工一批销一批,最多的一天接待了20多个客商。

  隆回县是国家林业局命名的“中国金银花之乡”,号称中南地区金银花的主要集散中心。据了解,隆回现有金银花种植面积20万亩,年产量1.2万吨(干花),占全国总产量的50%左右。

  小沙江镇是隆回县金银花的主产地之一。“80%以上的农户都种植金银花。”小沙江镇中药材协会会长李邵隆告诉记者。这个时节走在镇上,到处都能闻到金银花特有的清香味。

  小沙江镇药市街是金银花的交易市场,经营门面80余个。从每家每户的门口望去,几乎都能看到成堆的金银花干花。花堆旁是正在筛选杂质的忙碌身影。

  在药市街,记者见到几个做金银花生意的“大老板”。舒建中作为小沙江镇第一批“吃螃蟹的人”,1994年前往广西玉林做金银花买卖。行情好时,一年能销出500吨干花,一般年头也有300吨。他说,在玉林银丰中药港,现在有来自隆回、溆浦等地的30多家商户做金银花买卖。去年,这30多家商户的总销量在2000吨以上,今年至今才销了200吨左右。

  “今年金银花买卖没有往年热闹。”这是经营户的一致感觉。

  但也有经营户认为,新货才上市,暂时走货慢并不代表滞销,就看后期市场来不来劲。

  在广州清平市场做金银花生意的“大老板”阳锡存告诉记者,现在主要是一些经销商来收货,制药厂、医药公司一般要到八九月份才开始大规模采购。不过,往年7月份正是这些药厂和企业前来产地考察的时候。“以往1天至少接待三四家企业,今年来的不多,隔三差五才见一两批。”

  “药厂是一批批的生产,在投产前把原料拉回去放在仓库里,还不如放在产地划算,反正今年产量那么大。”对此,李邵隆分析。阳锡存也认为,金银花产量大了,制药厂用不着像前些年那样为原料发愁,无需库存,用多少就可以采购到多少。采购期拉长,产地的金银花走量自然就慢了下来。

  与往年比,今年金银花价格也在走低。据了解,良种花的价格,目前干花每公斤65元至75元左右,而去年每公斤差不多卖到100元至120元。

  在与隆回相邻的另一个金银花种植大县——溆浦县,市场的低迷气氛似乎显得更浓。黄茅园镇的粟兵良,做了10多年加工、销售金银花的生意。他说,他的几十个老客户,目前只有一个河南客户打来电话订了几百公斤货。

  早在今年刚进入金银花采摘季时,粟兵良的一个山东老朋友在电话中叮嘱他“慢慢来”。这个善意提醒中所蕴含的市场起伏,现已显露出端倪:市场在观望。

  这两天粟兵良干脆将加工机器都停了。看到记者一脸疑惑,他算了一笔账:按品质、品种不同,金银花价格也有所不同,他今年收的良种花的鲜花价格每公斤10至12元,机器加工费每公斤5元,人工筛选费每公斤0.6元,而2公斤多鲜花才能出0.5公斤干花,折合1公斤干花的成本是60元左右。而品质较低的本地花,成本稍低,每公斤40元左右。目前有的经销商开出的收购价格仅在成本价上下。“卖不出就先留着。”粟兵良苦笑。

  “现在每户至少有10吨货堆在家里等待收购。”在黄茅园镇隔壁的龙潭镇,党委书记韩承满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龙潭镇湘胜街有几十户以加工金银花为业。去年此时,每天都有10多辆大货车来收购金银花,而现在几天才有一辆车的货运出去。

  B 种植积极性高涨,“致富花”呈燎原之势

  这些年来,金银花价格就像坐“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既遭遇过一斤几毛钱的贱卖,也经历了2003年“非典”时随手抓一把就是上百元的刺激。

  金银花在我省是传统产业。隆回、溆浦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即开始人工规模化种植。金银花拥有独特的药用价值,“非典”时其功效被更多人认识。近几年,金银花被国务院确定为70种名贵药材之一。在“禽流感”、“手足口病”等防治处方中,金银花被列为首选药。金银花近年身价暴涨,价格一路飞升。“一晚上造就了很多百万富翁。”隆回县特色产业办主任马社军笑言,2003年,隆回金银花曾在半个月内从每公斤8元卖到每公斤16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