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香味俱全的辰溪毛狗

色香味俱全的辰溪毛狗

掌上怀化客户端讯(记者 杨智伟 通讯员 刘慧夫)辰溪毛狗,是辰溪最具特色的一道令人垂涎的美味名菜,是辰溪饮食文化的品牌;也是人们渔猎时代生活的遗留,是现代舌尖文化的延续。

辰溪毛狗,并非带毛而食,而是由整只狗大杂烩炒烹而成。其实狗的来源,就是辰溪山村农户放养的普通土狗。它吃的是自产的包谷、小麦、黄豆、蚕豆、红薯等粗粮,整天跟随在主人后面,挖地砍柴时,它穿越于芳草幽香之间;走亲会友时,它奔跑在田野山林之中。

养狗人说:“饱猪饿狗”!狗从小到大需要一年来时间,肉质自然紧奏精瘦,味道清香。打杀后,用稻草燃烧去毛,留香气于体外。洗净后,将头脚四腿砍碎,把肺肝肚肠切烂,用盐醋去土腥。烹饪时必须准备好辰溪茶油、干红水辣椒、油炸辣椒、酸柑子叶、八角、桂皮、三奈、蒜泥、花椒、食盐等佐料。在辰溪只要是会煮菜的,人人都能炒狗肉。说起毛狗的烹饪和吃法,人人都是御厨和美食家。刘百川先生曾总结出毛狗烹饪八序法:一油桂皮放狗头,二肘架骨下四脚;三要去水放精肉,四是肚肠一起落。五道爆炒冒香油,六椒叶蒜潮血着;七酥香醺满灶锅,最后划拳炖钵酌。按此法炒出来的毛狗自然是:不腥不膻,不粘不腻;既能食补,又可食疗。男女老少,人人爱吃。

辰溪人爱吃毛狗,有一千多年历史,是一种民间饮食习惯,谈不上违法,与道德修养扯不上关系。只要“食者莫虐杀,养者不抛弃”。同时,体现出一种浓郁的民族风情,格调和意趣。有“打平伙毛狗”,“凑分子毛狗”,“打赌毛狗”,“奖罚毛狗”,“生日毛狗”,“结婚毛狗”,“升学毛狗”,“打麻将毛狗”等种类。辰溪人吃毛狗,是“吊脚楼上赤膊站,品碗喝酒炖钵添”。或站着吃,或坐地吃,很少围桌吃。瑶酒穿肠,豪情畅言:大到世界,国家时政;小到邻里,偷瓜听房;天南地北,无所顾忌。毛狗热耳时,心血涌动,敲盒击碗,一声声姣郎瑶调,使大后生小媳妇眉飞色舞,激情四射;一句句醒世警曲,让艰辛劳作的农人茅塞顿开,泪流满面。辰溪人的耿直刚毅,宽厚豪放,热情好客,剽悍坚强的民族性格,在毛狗酒席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真实照人。

到过辰溪的文人名人,皆以文字和言谈传播着辰溪毛狗的美名。常戏言“没有吃毛狗,就没有到过辰溪”。沈从文吃过辰溪的毛狗,留下了一篇篇关于辰沅方面的美文;黄永玉吃过辰溪的毛狗,在中院美院的大讲堂上提到美食时,直为毛狗垂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