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晓伟(80后,从事新闻工作14年)

记者姚晓伟在新晃采访_meitu_1

记者姚晓伟在新晃采访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题记

新晃,是我的家乡。从事新闻工作,成为一名新闻记者,今年已经是第14年了。每次因工作需要回新晃采访,总有些近乡情怯的愁思。这里的山水人情、田园村庄,这里的民俗风情、侗家山寨,我都是那么熟悉;可才离开没几天,一回来总觉得他们在变——追逐着伟大祖国的脚步在变,回应着侗乡群众的期盼在变,变化里回响的是新时代的足音,不变的是逐梦飞扬的情怀。

我这次采访的一个主要选题是新晃高铁新村的变化。看到这个标题,我的心早就飞回了家乡。那天,我特意乘着高铁,带着照相设备回新晃采访。和谐号列车贴地飞行,风驰电挚穿过田野村庄,24 分钟,就到达了新晃西站。列车缓缓进站,朝窗外望去,青山绿水间,眼前是一片片整齐划一的安置小区;侗族风情的高铁站房前,进站公路笔直延伸;再远一点,现代蔬菜产业园的大棚连绵起伏,望不到尽头,高铁新村新景,在夕阳下如此生动……

高铁新村,真的是高铁拖来的“新村”。它由原来的枫树屯村和方家屯村合并而成,有贫困户 88 户 300 人。新晃人社局扶贫工作队进驻后,抓住产业发展“牛鼻子”,向外出创业年轻人伸出“橄榄枝”,先后引进箱包、文具、电子元器件等12个扶贫车间,让不愿外出的农村劳动力,在家门口也能就业。

我的采访对象失地农民姚敦佐和杨来珍夫妇,身体不好,家庭困难,家中两个孩子在读高中。现在,丈夫姚敦佐被聘为村里护林员,一年工资有10000元;妻子杨来珍在扶贫车间工作,每个月也能挣2000多元“。感谢你们送喜来!”扶贫干部和我进村采访,杨来珍高兴地对我们说“,我女儿的高考成绩上了一本,她马上就去读大学啦!”爽朗笑容里,满是幸福的味道。

同车间的贫困户姚朗龄疾病得到控制后进入扶贫车间打工,上个月,40多岁的他在扶贫车间领到了人生第一笔900多元工资。“我要请扶贫队的干部吃杯酒。”

看着这些幸福的表情,我由衷替他们高兴。

修建高铁,搬迁新居,危房户告别了老旧隐患的木屋;依靠高铁,发展运输餐饮服务经济,农民干起了城里人的行当;因为高铁,90 后的创业老板每天可以往返新晃和广州洽谈业务;乘着高铁,杨来珍的女儿可以进入大学,打开人生精彩的大门……这些普通人的梦想,因为高铁,得以实现。

在高铁新村,耳畔轰然而过的列车声里,倾听扶贫车间勤劳工人缝纫机哒哒哒的协奏;在扶罗镇伞寨村,尝新节的含苞谷穗里,品尝侗家人辛勤劳作的幸福;在红星村的凉亭脚,聆听扶贫干部杨天波的动人故事……5天的蹲点采访,我收获了很多很多,感动着新晃乡亲们的感动,幸福着侗乡群众的幸福。

“ 我们都是追梦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追梦的脚步从不停歇。从新晃西站出发,我可爱的乡亲们,正乘着高铁,让梦想飞扬。

那些人 那些事

蹲点记者:

杨智伟 (85后, 从事新闻工作4年)

记者杨智伟在采访谌世强_meitu_3

记者杨智伟在采访谌世强

记者杨智伟在拍摄_meitu_2

记者杨智伟在拍摄

蹲点采访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了,此时此刻坐在电脑前,望着窗外的夜景,思绪又回到了回家乡会同蹲点采访的那几天。

村医杨颖是我这次采访中遇到的第一个人,她是会同县金子岩侗族苗族乡茶溪村村医。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对于村医的印象,仅限于感冒了去拿 两 颗 感 冒药,或许都是熟人,对他们没 有 一 种 医生的概念。要深入了解村医的工作,我一边采访前来治疗的病人一边看她操作村卫生室里所有的设备。随后,跟着杨颖来到4公里外的高山上,进行入户健康检查。车子到山脚,走路上山。走山路,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同行的朋友看到如此陡峭的山路,不禁感慨,“每天这么走着去,很累啊。”

谌世强是县里林业局推荐的造林大户,说要想了解林业生态环境的变化,采访他就行了。跟随谌世强去了他位于马鞍镇银匠界新植树的林场,他说林场正在进行夏日育林,可以实地看看。开着他的皮卡车我们开始了惊险的登山之旅。山上刚植的杉木树还无法遮挡烈阳。爬山、拍照、采访,为了了解谌世强的3000亩林场是什么概念,我爬到山顶,放眼望去,看得见的、看不见的都是林木;为了拍下育林场景,我穿过齐膝灌草,去到工人身旁,趴下蹲下寻找角度;为了采访现场的故事,一站就是半个小时。脸上全是汗滴,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

采访路途虽然遥远,但是却遇到了许多暖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