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路上,幸福随行

蹲点记者:

苏知花(70后,从事新闻工作11年)

陈湘清(60后,从事新闻工作近20年)

1

(靖州老乡拉着记者,要大家伙尝尝她家的杨梅)

1

(文字记者苏知花在采访村民)

杨梅红了的日子,我与摄影记者陈湘清来到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蹲点采访,近距离感受“壮丽 70 年,奋斗新时代”的靖州印象。

一路向南,在前往靖州途中,落霞余晖下的江市特大桥格外壮观。凭着摄影记者的敏感,陈湘清立马下车,架上照相机,用上无人机,捕捉江市特大桥靓丽的身影……“

你拍摄着桥,我在记录着你……”我笑着说。

“ 我们第一次合作成功 ……”他笑着回答。

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采访。作为不年轻的记者,我们对于采访依旧满怀热情。就在刚过去的一个多星期,陈湘清还没有来得及回家住过一晚,先是到长沙采访靖州在那里举行的杨梅品鉴活动,然后又到溆浦县大江口镇报道当地举行的大端午龙舟赛,紧接着又有了此次靖州蹲点之行……

靖州是我的家乡,记得上世纪 90 年代在县城求学时,有个木洞村的同学,他的父亲背着一篓杨梅前来看他,引得同学羡慕。那时的杨梅可是个稀罕物,不知道当时有多少同学像我一样暗地里咽口水……

而今在外地的靖州人,想解一下杨梅馋,就可以叫家乡的亲朋好友寄快递,要是以前,还真得回来一趟。

是啊!靖州杨梅声名远播,老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在靖州蹲点的日子,多是炎热天气。我们分工依然明确,文字记者在杨梅基地跟农户攀谈、记录,摄影记者找角度、找素材,全然顾不上晒红的脸和不停流下的汗水。

在杨梅加工车间,为了拍到满意的流水线生产镜头,我们在相对密闭的空间足足呆了一个小时,出来时,衣服可以拧出水来。

“你们真的太拼了!”随行的靖州宣传部的同志对我们点赞。我们只是笑笑,这不算什么!记者不就应该是这样行走在田间地头、厂矿车间,腿上有泥,心中有光吗?

“记者同志 ,杨梅随便吃啊!你们的宣传帮大忙哟,我们的杨梅越来越好卖了。”以前采访过的老乡的话语让记者心里暖暖的。

追随着靖州杨梅产业发展的足迹一路采访、一路拍摄……从杨梅生态博物馆到木洞杨梅产业园,从木洞庄园到苗侗团寨……我们不会因为行程的紧凑而心生倦怠,相反因为感受到了靖州日新月异的变化和人民生活日渐幸福而心潮澎湃。

红红的杨梅承载着乡愁,致富的梦想畅销远方……

在靖州,杨梅产业真正成了富民产业!这里有勤劳的人们,有遍布杨梅村的电商平台,有杨梅深加工企业……

我们通过航拍镜头看到,郁郁葱葱的杨梅林生机勃勃,杨梅博物馆鼓楼林立,平坦的乡村公路一直延伸到远方……内心充满感激:奋进路上,幸福随行!

梦之旅

蹲点记者:李青青(85后,从事新闻工作11年)

3

文字记者李青青(右一)和摄影记者陈湘清(左一)在采访中

2

记者李青青(右二)、陈湘清(左一)在采访中

蹲点采访之旅,细想品味之后,我把它总结为梦之旅。一路行走一路遇见,有大家的梦,有个人的梦,有自己的梦。

此次蹲点在中方县桐木镇大松坡村和半界村,两个村都因产业发展,老百姓致富,被评为了小康村。几天的相处中,我深刻感受到了他们甜甜的“田园梦”,也勾起了埋藏在心底对乡村生活的期许。

儿时,老家也有一口老井,井上蔓延有一棵葡萄树,井水清凉,葡萄酸甜。闭上眼抬起头,感受夏天的风吹过,清新,是乡村生活最美好的体验。但是,当你转头,看到调皮胆大的孩童对架上的葡萄垂涎欲滴,偷偷攀爬采摘,最终招来主人驱赶谩骂逃跑不及时,乡村物质缺乏的痛那么明显。记不得是来源于哪里的启发,小小年纪的我就想,乡村的房子应该被花草包围,如果藤蔓类的植物镶满墙壁那就是最美的,小孩子也不会“偷吃”,因为家里种有各种各样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