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后,各村龙舟陆续赶到黄溪口的沅水河面汇聚

早饭后,各村龙舟陆续赶到黄溪口的沅水河面汇聚

上午 10 点许,众龙舟敲锣打鼓通过观众区,气势壮观

上午 10 点许,众龙舟敲锣打鼓通过观众区,气势壮观

  艄公一般二至三人,站立在龙舟飞燕尾的底部掌舵

  艄公一般二至三人,站立在龙舟飞燕尾的底部掌舵

  挛猪脚。龙首壮汉相互拉紧对方龙,这是沅水龙舟独特而最有意思的传统习俗

  挛猪脚。龙首壮汉相互拉紧对方龙,这是沅水龙舟独特而最有意思的传统习俗

两个村的四只龙舟在一起竞划表演

两个村的四只龙舟在一起竞划表演

舟首躺坐着三四名彪形大汉,挥舞三角旗的头旗手指挥着龙舟

舟首躺坐着三四名彪形大汉,挥舞三角旗的头旗手指挥着龙舟

“龙船如箭,锣鼓如雷,观者如潮。 ”6 月 27 日, 农历五月十二,辰溪县黄溪口,近 20 条龙舟汇聚沅水,两岸群众呐喊助威,热热闹闹。

早饭后,各村龙舟敲锣打鼓汇聚黄溪口。宽阔的沅水里,鳄鱼首、蟒蛇身、飞燕尾高高翘起的龙舟, 古朴、 粗犷, 原生态毕现。

62 岁的谢志德老师说起龙舟,头头是道。他告诉记者,过去,沅水滩多水急,需要众人协力才能划好龙舟。因此,这里的龙舟比外地的长,坐 60 名青壮年男子,其中 48 人划船。

龙首,坐着各村力气最大的壮汉。两舟相竞,同处起跑线上,坐在龙首的壮汉都用力扳着对方的龙首, 两船呈“八字形”向前冲。

就在掰开龙首一瞬间,双方都想图文 / 本报记者 陆晓鹏 通讯员 谢争方设法向前推自己的船、向后压对方的船。这是双方最直接的接触,也是龙舟赛中最容易发生冲突的地方。谢老师说,清咸丰年间,这里曾因划龙舟大打出手,龙舟被禁 60 年。1986年龙船遭禁,至 2012 年开禁,划龙舟时的热闹场景才重现沅水两岸。

上午 9 点多,近 20 艘龙舟汇聚黄溪口,在沅河上下约 1 公里的水域按顺时针转圈,没有比赛,自娱自乐。

偶尔,锣鼓聚响,两只龙舟准备比赛。

但见两船的头旗手快速挥舞三角旗,锣鼓越敲越响,众划手一边喊着号子,一边划船,龙舟如离弦之箭,迅速向前,观众则忙呐喊助威。没过几分钟,双方便偃旗息鼓。谢老师告诉记者,大家不比不输,愿比服输。如果自知不敌,主动放弃,或按兵不动,都不算输。在河中,龙舟相互比赛,只要双方愿意,随时起跑,瞬间停止,随意性很大。

酷爱龙舟,是黄溪口及邻近的龙头庵一带群众的传统。谢老师介绍,村里通过分摊、女子上红、在外人员资助等方式,筹集资金;同时还规定16 至 60 岁的男子有责任与义务上船划龙舟,为划龙舟提供资金与人力保障。

与黄溪口习俗相同的还有中方铜鼎及溆浦大江口等地,这些地方的群众习惯过“大端午” 。农历初十,龙舟下水,逢赶集日划龙舟。多时有龙舟 58 艘,万人观看,成为沅水两岸山乡的盛大活动,热闹程度胜过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