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进食水果,是广大市民美好生活的一部分(杨林斌 摄)

适度进食水果,是广大市民美好生活的一部分(杨林斌 摄)

  苹果被公认为此番果价大幅上涨的元凶(杨林斌 摄)

苹果被公认为此番果价大幅上涨的元凶(杨林斌 摄)

  作为大路货的西瓜大量市场,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果价抬拉强加给消费者的“痛苦指数”。(杨林斌摄)

作为大路货的西瓜大量市场,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果价抬拉强加给消费者的“痛苦指数”。(杨林斌 摄)

佳惠农产品批发大市场是怀化水果的主要集散地(杨林斌 摄)

佳惠农产品批发大市场是怀化水果的主要集散地(杨林斌 摄)

“果粉”叹“果”经“

你问我喜不喜欢吃水果?”赵传劲(化名)对记者狡黠一笑,“你倒不如问我喜不喜欢吃面食,吃饺子,喜不喜欢喝酒吃肉。”从老家山东来怀化二十多年,现为市直某单位中层干部的他,饮食习惯始终没变,“我当然喜欢吃水果,并且特别喜欢吃苹果。你肯定清楚,我们老家就产这个。”自称吃了快半世纪苹果的老赵,上周六晚上在家里热情接待了登门造访的记者,但他摆在茶几上的果盘,里面装的却是西瓜、桃子。

“今年以来我吃苹果吃得很少,价钱太贵,咱毕竟是工薪阶层啊。”老赵苦笑一声,“以前这货价廉物美,我每天都要吃上一个两个,今年以来确切说是去年底以来,我每星期只吃三两个,跟打牙祭似的,老婆还要我悠着点。”他说倒退三四年,苹果满大街都是,一般不过三两块钱一斤,档次高点的也只要四五块,“六块顶了棚”,最近市面上的苹果像是换了副高大上的价格脸谱,蹭蹭蹭一路往上涨价,“八九块算便宜的,十三四块不算贵”。

老赵皮肤好,快奔“五十龄”的人看上去年轻,他说这跟自己长期喜欢吃苹果,当然也吃其他水果有莫大关系。他妻子是怀化本地人,不喜欢涂脂抹粉,就是整天打扮得宛如聊斋里飘出的倩女幽魂那种,但“近朱者赤”,久而久之也好上了水果滋养这一口,两口子每月花在“果盘子”上的开销,基本上占到工资总收入的十分之一。女儿正读大三,双方尚有老人需要孝敬,用来掐着指头过日子的工资卡自然需要随时精打细算,显然经不住包括苹果涨价,包括其他生活物资开销上涨的比较明显的“CPI 冲击”,因而审时度势,阶段性牺牲一下口福,自在情理之中。

这位“果粉”说自家果盘往年一律是苹果当家、其他水果忝陪末座,今年以来品种搭配大变脸。春节过后他发现不仅苹果涨得厉害,很多别的水果也玩“羊群效应”跟风涨价,但水果不能不吃,好比北方饺子、酒肉菜蔬不能不吃一样,那就必须转变饕餮模式。正在患得患失、内心纠结不已的当口,西瓜、桃子等本地水果陆续大量上市,相当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激情救市,赵传劲的口腹之欲顿时豁然开朗。“暂时吃不起苹果,少吃苹果,改吃别的果子也不错,其实习惯了就好,也没太大关系。”他聊以自慰,“苹果价格迟早还是要回归正常水平,到那个时候再补偿补偿也不错。”

涨,涨,涨!水果这回绝对不是水货

“水果除了少数高档品种外,价格通常不算高,有人因此开玩笑它是水货。”易昭杰,洪江洗马人,20 多年间一直做水果批发生意,他的永青果业开在佳惠农产品批发大市场(湖南惠农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内。他主营北方水果,具体来说是苹果,不折不扣是个苹果经销大户,源自新疆的苹果(以及梨子),山东的栖霞苹果,甘肃的蛇果(花牛),以及河南三门峡、云南昭通等地的苹果等,都列在他的畅销品种清单里,占据他年度6000 多吨水果总批发量的9 成左右。

传说中的“涨价之王”此番身价表现不俗,已经到了令人有些措手不及、瞠目结舌的地步。易昭杰说,如今的苹果价格的确比较高,“ 我做了这么多年水果生意,还从来没碰到过”。他介绍,主产地减产是苹果涨价的主要原因。去年秋季开启苹果收购季时,山东、山西、新疆等苹果产地的果农们减产不减收,纷纷坐地起价,将收购价一股脑儿普调了1 元-2 元,之后苹果产业链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层层加码一气呵成,很快就把以往的薄利多销模式切换成“撇脂利润”模式,使得春节前后的苹果行市一路就高不就低。到了清明前后,市面上的苹果供应开始大幅减少,供求失衡加剧,进一步放大了涨价预期。“当时(苹果)价格就超出了我的想象。”他说,“幸亏我在产地压了一点货,这边供应才没断档。”他看到,80 规格苹果批发价渐渐从7 元一股脑儿上涨,看到供给侧吃紧,收购商开始有意识地“紧吃”,渐次抬价,最终将80 规格苹果逐步稳定在9 元多左右,零售价维持在14 元左右。记者现场看到,有位水果小店主在易昭杰的店里采购,易亲自开票,40 件苹果批发价花了总共8800 多元,去年同样数量只要四五千元,“这还是小规格的,是75 和80 的,大的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