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黄岩白马村发展旅游产业带动了村集体经济发展。图为游客在黄岩白马花海观花游玩。

初夏时节,怀化鹤城区黄岩管理处白马村、坨院街道办事处坨院村等地,到处一片繁忙景象,村民们在家门口务工喜上眉梢。

“我们村的村级集体经济曾经是‘负债’。近年来,我们趟出了‘新路子’,去年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突破了50万元。”白马村党支部书记余绍友自豪地说,该村通过发展生态旅游,实施“景区带动”,发展壮大了村级集体经济,带着村民走上了一条共同富裕的道路。

白马村的改变,正是鹤城区壮大村级集体经济的一个缩影。近年来,鹤城区探索出了“景区带动”“园区带动”等多元化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消灭村级集体经济“空壳村”。目前,鹤城区纳入村账乡代管的村级集体资产达4.06亿元,其中净资产1.59亿元,全区村级集体收入 5445 万元。经营性收入及投资收益5~10 万元以上的村 48 个,占全区62个行政村的77.41%;10~50万元的村 9 个,占 14.52%;50~100万元的村 4 个,占 6.46%;100 万元以上的村 1 个,占 1.61%。全部消除了集体经济“空壳村”。

景区带动,白马一跃天地宽

走进白马村千亩石林花海景点,只见二月兰、东方虞美人等观赏品种的鲜花竞相开放。余绍友说,这些就是村民的“致富花”。

脱贫户胡光兴和妻子彭运生没想到,夫妻俩还可以在家门口就吃上“旅游饭”。现在,他们一个在景区负责花海的生产管理,一个做景区验票员,靠着双手2016年脱贫摘帽。

几年前可没有这般光景。2011年,余绍友作为“能人型”优秀人才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当时,村级集体经济曾一度“负债”,村部还是一栋危房。

如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迫在眉睫。

“既要‘生态’,也要‘生财’。”2015年,村支两委坚定了发展生态休闲旅游的决心和信心。当年 9 月,余绍友自掏腰包5万元,启动花海项目,在白马村试种 200 亩格桑花。“如果项目没做成,赔了算我的;如果成功了,收益算村级集体经济。”余绍友回忆,没想到这一下子引爆了黄岩旅游发展的好势头。当年10月靠着“卖风景”,村级集体经济就进账40余万元。

2015年底,由白马村村支两委发起,采取“公司+村集体+贫困户+基地”运行模式,成立了怀化黄岩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村集体占股20%,贫困户从入股分红、土地流转、就业增收、产业带动等方面增收脱贫。

在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过程中,鹤城区成立了区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领导小组,出台了一系列指导性文件。“鹤城区财政部门出台了整合涉农资金、加强村级公益事业建设、强化农村发展项目资金分配管理等制度办法。”鹤城区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壮大村级集体经济过程中,鹤城区财政部门注重政策扶持与自主发展相结合。2016至2018年,全区共投入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资金1900万元,争取上级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奖补资金 230 万元,其中白马村50万元。

“财政部门给我们的大力支持,不仅是向我们‘输血’,更是激活了村级集体经济的‘造血’功能。”余绍友说,如今,以千亩石林花海景点为核心产业,白马村还独资开发禾梨江“以电代燃”电站项目,成立林业专业合作社,发展高山水果合作社开发稻花鱼养殖基地。2018年,村级集体经济收入突破50万元。

“景区带动”百姓乐。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了,激发了乡村振兴活力,村民共享发展红利,最终受益的还是村民。在白马村,村级集体经济统筹了全体村民(贫困户除外)的医保和社保,每年投入近10万元用于改善水渠、通户路等基础设施,还引导种植大户发展水果种植。

“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了,村民尝到了‘甜头’。村支两委凝聚力、向心力不断增强,说话有人听,干事有人跟。”余绍友说,白马村近年来先后获得“全国美丽乡村创建示范村”“全国文明村”“省文明村”等荣誉称号。

园区带动,村里服务能“卖钱”

初夏时节,漫步位于鹤城区坨院街道办事处坨院村和岩添村的怀化九丰现代农博园,感受到的是一丝丝清凉。园区一期占地 1000 亩,总投资5.8亿元,系农旅融合的田园综合体项目。

进入园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长800 米、占地 36000 平方米的智能观光大棚,种植有巨型南瓜、飞碟葫芦、蛇瓜等集成了现代农业高科技的360 多种珍稀奇特的蔬果品种。此外,园区建设的亮点工程还包括连栋生产温室、采摘温室、智能化育苗中心、海洋科技馆、冰雕乐园、农业技术培训中心等。园区统筹“农旅+”“融资合作”“扶贫共享”“多规合一”“品牌营销”“投资收益”“商业运作”等六大系统开发模式。

“我们村的村级集体经济收入,也曾经一度是‘空壳村’。”坨院村村党支部书记李先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