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门

侧门采用密封性能良好的塞拉门,关门时并不是简单的掩蔽,而是“塞”进门口,车门与车体严密咬合实现密封。

车底

车厢的地板和座椅表面做粗糙处理,利用声音与粗糙面摩擦,声能转化为热能的原理,吸收噪音。

车窗

采用中空玻璃,填充惰性气体,减小声音传播的速度,降低噪音。

车体

在铝合金型材里面填充减震隔音材料,增加车体的密度,割断声音传播的路径,隔离噪音。

监控中心动车的大脑


CRH380BL动车组安全防护系统中,采用了故障导向安全的设计原则,动车组的监控中心就像人的大脑,列车的网络控制系统相当于人的神经系统,一旦出现异常,神经系统将把信号传给大脑,由大脑做出判断,并采取必要的行动,及时采取保护措施保障动车组的运行安全。


海豚车头



外形设计充分吸收了飞机的空气动力学设计,不但外形流畅优美,而且能够有效地减小高速运行时的空气阻力。


计算机控制中心

列车网络控制系统相当于人的神经系统,有1000多个传感器在采集速度、压力等信息,显示在司机室显示屏上。

列车“黑匣子”



京沪高铁列车装有“黑匣子”,旨在记录列车高速运行的各种数据信息。

转向架


CRH380BL动车组转向架位于车体底部,相当于动车的腿,与轨道咬合并保证列车沿轨道运行的轮轨是其主要部件之一,列车所有的承重最终都由转向架来承担,属于列车最核心的部件和技术之一。


转向架质量的高低决定着列车的品质,决定着列车能跑多快及能否沿轨道安全运行。京沪高铁转向架的临界速度为时速600公里,保证动车组具有足够的安全裕量。用这一转向架跑350公里、380公里、400公里,甚至更高的时速,都显得游刃有余。

减阻实现速度跨越 



提速最基本还是两点,牵引功率的增大和空气阻力的降低。CRH380B采取了一种更节能的办法提速———在时速300公里以上时,90%以上的阻力来自空气阻力。在牵引功率仅提升4%的情况下,至少减少8%的阻力,实现速度跨越。

车门

侧门采用密封性能良好的塞拉门,关门时并不是简单的掩蔽,而是“塞”进门口,车门与车体严密咬合实现密封。

车底

车厢的地板和座椅表面做粗糙处理,利用声音与粗糙面摩擦,声能转化为热能的原理,吸收噪音。

车窗

采用中空玻璃,填充惰性气体,减小声音传播的速度,降低噪音。

车体

在铝合金型材里面填充减震隔音材料,增加车体的密度,割断声音传播的路径,隔离噪音。

监控中心动车的大脑

CRH380BL动车组安全防护系统中,采用了故障导向安全的设计原则,动车组的监控中心就像人的大脑,列车的网络控制系统相当于人的神经系统,一旦出现异常,神经系统将把信号传给大脑,由大脑做出判断,并采取必要的行动,及时采取保护措施保障动车组的运行安全。

海豚车头
外形设计充分吸收了飞机的空气动力学设计,不但外形流畅优美,而且能够有效地减小高速运行时的空气阻力。

计算机控制中心

列车网络控制系统相当于人的神经系统,有1000多个传感器在采集速度、压力等信息,显示在司机室显示屏上。

列车“黑匣子”

京沪高铁列车装有“黑匣子”,旨在记录列车高速运行的各种数据信息。

转向架

CRH380BL动车组转向架位于车体底部,相当于动车的腿,与轨道咬合并保证列车沿轨道运行的轮轨是其主要部件之一,列车所有的承重最终都由转向架来承担,属于列车最核心的部件和技术之一。

转向架质量的高低决定着列车的品质,决定着列车能跑多快及能否沿轨道安全运行。京沪高铁转向架的临界速度为时速600公里,保证动车组具有足够的安全裕量。用这一转向架跑350公里、380公里、400公里,甚至更高的时速,都显得游刃有余。

减阻实现速度跨越

提速最基本还是两点,牵引功率的增大和空气阻力的降低。CRH380B采取了一种更节能的办法提速———在时速300公里以上时,90%以上的阻力来自空气阻力。在牵引功率仅提升4%的情况下,至少减少8%的阻力,实现速度跨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