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期颐之年。

汪细妹,是平茶镇仅有的百岁老人。

她出生于1921年6月18日(农历),是平茶镇马路口村四组人,如今的她五代同堂。她的外孙子吴信军笑称,19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年,那年那月,他的外婆出生了。如今,即将百岁。

得知老人将百岁,1934年又是红六军团及中央红军从新厂转道平茶,才顺利抵达黎平的那年。笔者从马路口村干部口中了解到,汪细妹已有13岁,对于过往事情已有记忆,笔者一行满怀希冀前往老人家中了解情况。

马路口村干部吴信军(汪细妹外孙)领着我们到达其外婆家。即将百岁的汪细妹,精神状态很好,身体还比较硬朗,行动方便,每天还往返于相距百米远的两个儿子家中。刚一坐下,老人汪细妹略显拘束,老年斑爬到脸上,岁月在老人的额头留下了条条皱纹,但有神的双眼显现出老人的精明。

刚一交流,略有些耳背的老人需要其外孙大声在耳边转述,得知我们一行是来了解1934年红军过马路口的事情,她立即来了精神,同我们一起唠嗑,回忆往事。

1934年的下半年,刚刚秋收后,天还没有那么冷,身上着一件衣服(经考证为当年9月份,红六军团过平茶)。9月的一天傍晚,来了几个红军前哨(侦查兵),找到了汪细妹的长辈,还问了几个村里比较穷的(住茅草屋的)人家,了解村里谁比较富裕。汪细妹告诉我们,她们家原来就住在现今进马路口村的团寨入口那里,因为家里穷,一家几口人就住茅草屋,没有米吃饭的事情时有发生,讲着讲着,她留下了眼泪。

她说,侦察兵来了之后,红军的大部队从藕团方向进马路村的,有好几千人。当时是晚上,红军找到了该团寨里比较富裕的洪家,杀了一头200斤左右的猪,红军在团里吃了顿饭。部队都是北方的人,他们不吃猪内脏和猪皮,便把团寨里一些贫困的群众邀请起来,请他们吃了顿饭。当天晚上,红军怕打扰到当地群众,就三三两两地在群众的屋檐下过了一夜。他们还和村里人说,要打土豪、分田地;农民要武装起来,实行对日宣战等。汪细妹说,村里的叔伯们都很激动。红军走的时候,过村里都过了两天两夜,前后望不见头尾,过村时秋毫不犯,杀了洪家的猪,给他们写了借条,后面过来的红军还亲自上门付了 块大洋。

汪老的外孙吴信军,还带着我们重走了一下红军路,看了村头的一座石拱桥(红军桥),建于清康熙年间,至今已有300多年,桥下的石头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该桥原有碑文,后遗失。路边有300年的古枫树群(约有10余棵),当地老百姓说,还有红军曾靠在枫树下歇息。原官驿道上的一段一段、一小块小块规范整齐的鹅卵石,还记得当年发生的事情。

吴信军说,当前的洪家是村里较为富裕的家庭,原来有地有田有山几千亩,因该家族中有人抽上了大烟,后家道中落。但在上世纪30年代的时候,也属村里较为富裕的家庭,红军过村,秋毫不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他说,他母亲知晓了今天我们去采访他外婆,他母亲刘禹英(1941年出生)说怎么不找她了解,小时候她母亲经常和她讲红军的故事。

吴信军还说,她外婆时常教导他们,当年在新厂打了胜仗,经过两万五千里的长征,才有了如今的新中国,穷苦农民才得以过上了好日子,大家不要记本,要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