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不朽 战神永生——社会各界深切缅怀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同志逝世30周年回眸侧记

●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湖南省怀化市粟裕精神研究会筹委会

  今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六),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卓越的军事家、战略家,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同志逝世30周年纪念日。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在北京粟裕旧居举行简朴而隆重的纪念仪式,研究会有关领导与粟裕大将的亲属子女、老部下、身边工作人员、老战友的后代及粟裕长期战斗、生活工作过的上海、浙江、江苏、江西、安徽、山东、福建、河南等地新四军研究会及湖南怀化市粟裕精神研究会(筹)的代表一起,共同追忆粟裕波澜壮阔、辉煌灿烂、忍辱负重、顾全大局的一生。

  华东野战军指挥部暨孟良崮战役所在地的中共山东省临沂市委、市人民政府、临沂军分区派代表到粟裕灵前三鞠躬并敬献了花蓝。

  中共湖南省怀化市委、市人民政府、怀化军分区敬献了花篮,向怀化人民的光荣与骄傲、天才战神粟裕同志表达了故乡人民的崇高敬意和深切缅怀之情。

  8时刚过,代表们就带着鲜花,带着无限崇敬、深深怀念之情,陆续来到北京雨儿胡同缅怀粟裕大将军、探望91岁高龄的粟裕夫人楚青同志。新四军老前辈林平、唐炎、章立人、顾理昌、唐本、姚慕征、储渭、盛林、朱楹、鞠开等大多已过耄耋之年,尤其是95岁高龄的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顾问、一师苏中分会名誉会长、原福州军区空军参谋长恽前程同志还坐着轮椅,不畏严寒、不顾体弱,亲身前往缅怀,与粟裕夫人楚青、长子粟戎生中将等一起追忆跟随粟裕共同战斗过的峥嵘岁月,深情赞颂与回忆无冕元帅、常胜将军、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粟裕的崇高品德、丰功伟绩、卓越才干和音容笑貌……大家亲切地围绕在楚青周围,一起高唱《新四军军歌》、《红军不怕远征难》、《歌唱祖国》等红色经典革命歌曲,激昂高亢的旋律在大厅中久久回荡,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作为晚辈后生,望着这些曾经跟随粟裕大将军枪林弹雨、南征北战的老部下们,满是崇敬之情。“天若有情天亦老”,当年40出头、英姿飒爽、叱咤风云、统兵数十万大军的华东(第三)野战军负责战役指挥的实际军事统帅粟裕,今年快满107岁、离世也已30周年了。部下们虽然都垂垂老矣,但“树老雄风在”,颇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老兵风范,更令我们感佩万千。

  上午10时,与会代表在粟裕生前工作过的办公室里举行纪念仪式。墙上悬挂着江泽民同志1997年8月16日为粟裕大将军的题词:“出奇制胜的军事指挥艺术,创造性地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和粟裕身着1955年9月27日被授予共和国大将军衔礼服的大幅照片,屋内摆满了花篮。北京新四军暨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一师苏中分会会长刘华苏少将在会上讲话。他深情地说:粟裕大将虽然离开我们整整30年了,但他时时刻刻活在他的老战友、老部下及后代人的心中,永远活在他所深爱的全国各族人民心中。他强调指出:粟裕同志是我们新四军的骄傲,他的英名永远铭刻在中华民族的史册上。粟裕同志戎马一生、谋略如神,文武兼备、智慧超群,呕心沥血、屡建奇功。特别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信任与器重下,粟裕担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兼政委、华中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华东(第三)野战军负责战役指挥的副司令员兼第二副政委,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前委书记。他指挥的苏中七战七捷、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上海战役及解放南京战役等十大战役,成为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的经典杰作。他的光辉征战历程,谱写了一部壮丽的史诗,堪称人民解放军战争史的缩影:粟裕从南昌起义开始,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长达23年的人民革命战争的全过程。尤其不能忘记的是粟裕师长率新四军一师全体指战员在抗日战争中“韦岗初胜”、“大战车桥”、“智斗日伪军”令日本侵略军闻风丧胆、“抗日名将粟裕”的威名传遍大江南北。粟裕同志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和解放事业立下了彪炳千秋的历史功绩,党和人民永远怀念他。

  粟裕有云水襟怀、松柏气节,具备古名将之风,与东汉谦逊隐功的“大树将军”冯异“独屏树下、耻于言功”的风范(在东汉的开国将帅中,冯异与另一方面军统帅岺彭的战功其实最大。)有惊人相似之处,同样以超凡的磊落胸怀“二让司令一让帅”,成为人民共和国开国将帅中“只争工作、不争职务,只争重担、不争荣誉”的一面明镜,堪称人民解放军的楷模。但是,由于时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粟裕1958年在军委扩大会议“反教条主义”的风暴中受到错误批判并被解除总长职务调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以后,他的赫赫战功遭到无端的贬低、淡化、转移乃至磨灭,有关的军史、战史及影视作品对粟裕的卓越贡献也仅仅轻描淡写,或避而不谈、或移花接木、或张冠李戴,长期受到不公正对待。直到1994年12月25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刘华清上将,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代表中央军委联名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同时发表了经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审定的《追忆粟裕同志》的文章,该文明确而严正地指出:“1958年,粟裕同志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错误的批判,并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是历史上的一个失误。这个看法,也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意见。”“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的辉煌战绩,在军事战役指挥上,粟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终于给予了粟裕实事求是的公允评价,还原了粟裕是华东(第三)野战军实际军事统帅的本来面目,也为1958年粟裕总参谋长遭受的错误批判郑重地作出了经得起历史与实践检验的结论;更重要的,是对人民解放军这段辉煌的发展史做出了客观公正的评价。[page]

  粟裕蒙冤36载才昭雪于天下。

  由于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粟裕总参谋长受到错误的批判,其流毒传播很广。正因此,仍然需要正直而有良知的人们作不懈的努力以正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