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铁坡梯田(资料照片)

春分之后,春色分明。

山乡大地,一幅幅浓墨重彩的颜色在空间里弥漫开来,或红或绿,可黄可紫!

一场大雨之后,我们从怀化出发,沿省道S312一路往东南方向前行,60 多公里后,再走县道X044,随后再进入无名的乡村小道。在这个春色明朗的时节里,我们翻过一座座的大山,跨越一条条的河流,只为了寻找中方县铁坡镇那份春天背后的故事,去寻找一个你所不知道的铁坡。

2

铁坡梨花地里,农户们正在忙碌(杨忠生 摄)

“秀丽天梯”,勤劳乡民用质朴守望家园

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

此时,花事正浓,走进铁坡镇,最先跌入眼帘的是影影绰绰的梨花树。一片片的梨花树,在梯田状的山地里逶迤。

“我们铁坡多山,农田甚少。千百年来,铁坡人就随形造势,在大山里开垦出了一片片梯田。”陪同我们采访的丁改生已经67岁了,作为曾经的铁坡区党委副书记,丁改生熟悉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我们跟随丁改生的脚步,来到了位于原黄建村的梯田群。

早春时节,雾气弥漫。一眼望去,梯田与梯田首尾相连,层层依偎,高低错落,从山脚一直盘绕到山顶。片片梯田里,或是弥漫着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又或是绿色旖旎的青草地。

丁改生告诉我们,这片梯田海拔有 700 多米,面积有1000多亩。梯田之上,是原黄建村,而梯田之下,则是有着“中国传统村落”之称的江坪村。

勤劳质朴的铁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这片稻田里耕种,守望着祖祖辈辈的家园。正是有了乡民们的守望,星罗棋布的铁坡梯田,随着季节变换着色彩,传递着不同的味道,大家形象地称呼它为“秀丽天梯”。

春天,油菜花在田野里肆意绽放,张扬着春天的讯息;夏天,金黄的稻穗又旖旎而来,丰收的喜悦在每个村民的脸上跳跃;秋天,厚厚的青草在田野里疯长,传达另外一番山野的气息;冬天,白雪皑皑,披上冬装的梯田正预约来年的希冀。

我们在这里行走,我们在这里寻味。山林里,翠鸟啼鸣,在田野上空悠然飞翔;溪流叮咚,悠扬地从梯田边流过。

跟随丁改生的脚步,我们来到了梯田脚下。“你们发现没有,咱们这梯田啊,有一个奇妙的特征。”顺着丁改生的指引,我们发现,有几处稻田的中央都有一块小山包,犹如一座座岛屿,“岛”上还植有二三棵大树,四季常青。“这个叫‘包山田’,是过去在开垦稻田时特意留下的。人们过去迷信风水,想为‘土地公’留下一个安身之所,所以便有了这样的景观。当然,这也是人们在对自然的一种敬畏。”

在丁改生的娓娓讲述里,我们了解到,明朝初年,明太祖为平衡连年战乱造成全国人口分布不均,令他们的先人从江西迁居到了人烟稀少的铁坡拓荒垦田。于是,一拨拨的铁坡祖先们在满目苍翠的山林中,在清流叮咚的溪流旁,耕田种稻,建房舍,修祠堂,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历程。历经600多年的风霜,一代代铁坡乡民用一块块石头、一把把泥土,修葺成了今天的壮观梯田。

丁改生的一番话语,仿佛让我们回到了那个久远的农耕时代:漫山的田野里,乡民们挥汗如雨,他们赶牛荷锄,与大地融为一体,只为了在落日时分,回到炊烟袅袅的小村庄,听孩童欢笑,看岁月静好。

生活,的确如此。

古韵江坪,寻找渐行渐远的传统村落

到了铁坡,不得不去的地方,必定是古村江坪。

据中方县县志记载,江坪古村,原称“浆坪”,因村内有数十眼甘泉而得名。村落始建于宋末元初,距今已有800来年的历史。1953年,原怀化县第十六完小教导主任书写江坪完小校名时,首次使用“江坪”两字后,沿用至今。

梯田之下,豁然开朗之处,便是江坪古村了。

我们用航拍机俯瞰整个村落,只见古色古香的小村落坐落于群山环抱的盆地中,两条小溪呈“Y”字穿村而过,三口鱼塘居中,并排而列,形状规整,塘边植有连排树木五个长满楠竹的小山包将盆地划分为两个半月形,村里484户、近2000人散居在山包周围。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有农户家中升起炊烟。只见淡淡的炊烟散在山峦之中,配合着村中那清秀的水塘,宛若一幅写意山水画。

走进村落,只见残缺的青石板路,串起了一座村庄的历史沧桑厚重与山野遗珠的温润之美。随处推门走进一处窨子屋,两条小狗从屋里惊起,并没有吠叫,而是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我们这些山外人。“来来来,快进来坐,喝杯水。”户主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去坐坐。

每到一处,都可遇见那些古朴的遗存和热情的人民,氤氲的雾气里,让我们感受到来自古朴村落的温情,收获了大山里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