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智能为特征的信息时代,谁抢占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制高点,谁才能掌握国家安全的“命门”。

  ●不应盲目地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包打天下”,要保持战略清醒,用科学的眼光审视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运用。

  ●人工智能是原创性大工程,必须从基础做起,始终把基础理论研究、基础算法创新、关键元器件研发和高端人才培养放到优先发展的位置。

  习主席指出:“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抢占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制高点,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战,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能不能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关乎国家的前途命运,关乎人民的美好生活,也关乎未来战争的胜负。应坚持用历史的、发展的、辩证的眼光看待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的运用,切实认清其战略价值,积极搭建框架、制定规划、明晰方向,夯实战略基础,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在军事领域不断创新发展。

  认清战略价值

  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运用,正推动战争形态从机械化向信息化智能化加速转变,战争的“制权观”将发生深刻变化。机械化战争时代,“制空权”“制海权”“制电磁权”主宰战场;信息化战争时代,“制信息权”“制脑权”和“制智权”将主宰战场。面向未来,谁拥有信息优势,谁就能握有作战胜势;谁具有智能制权,谁就能控制战场;谁控制了作战对手的认知领域,谁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时,也不应盲目地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包打天下”,要保持战略清醒,用科学的眼光审视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运用。科学回答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人工智能能够做什么,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还有哪些需要人类智能与人工智能深度融合才能做得更好。

  抓住战略机遇

  发生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第三次技术革命距今已有80多年,其间,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重大创新不断涌现,人类社会正全面走向信息时代。当前,世界科技正处在革命性变革的前夜,在21世纪上半叶出现新的科技革命的可能性极大,尤其是人工智能正处于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重大突破的历史关口。我们如果错过这个战略机遇,很可能会落后一个时代。近代以来,我们错过了第一、第二次技术革命的历史机遇,古老的中国饱受“落后就要挨打”的耻辱和苦难;现代以来,我们在第三次技术革命中奋起直追,利用后发优势快速发展,正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当前,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历史机遇正向我们招手,我们比历史上任何一次技术革命都更具备基础和条件。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个东风不能靠别人,只能靠自己。必须丢掉一切幻想,消解一切疑虑,排除一切障碍,坚定地抢占历史先机。

  搭建战略框架

  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是一项宏大的战略工程,首先要搞好顶层设计,从全局上把握方向,立起框架,明确路线。这既是一个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大事,也是一个认准方向,打牢基础的要事,必须摆在首要位置,按照综合集成的要求,着力抓好三个方面:

  立起“四梁八柱”。结构决定功能,从分析体系结构入手,瞄准总体布局,提出发展重点,勾画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建设的结构体系图谱,奠定构建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建设发展的战略基础。

  构建战略布局。需求牵引建设,从分析军事需求入手,明确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任务要求,理清体系架构,找准相互关联,勾画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建设的结构关系图谱,构建具有开放特征的人工智能技术建设发展的战略布局。

  规划战略蓝图。方向引领路径,从分析发展方向入手,提出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建设路线图,找准历史方位,设计发展阶段,勾画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建设的发展路径图谱,描绘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建设发展的战略蓝图。

  制定战略规划

  军事领域的人工智能建设发展,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必须搞好战略筹划。应参照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抓紧制定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专项战略规划,对人工智能的地位作用做出战略判断,对人工智能发展趋势做出战略预测,对人工智能发展重点做出战略部署。像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发展“两弹一星”一样推进国家战略工程。要认识到,在以智能为特征的信息时代,谁抢占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制高点,谁才能掌握国家安全的“命门”。在制定规划时,应找准我军人工智能发展的历史方位,认清我们在信息化战争领域的实践差距,预见到新一代人工智能对未来战争产生的颠覆性影响。制定规划首先是一场思想观念的革命,必须防止战争观落后,防止作战手段出现代差。思想观念更新了,才能使战略规划瞄准未来、推动创新、引领发展。

  确定战略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