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造富时代已经过去财富管理转战新富阶层

  李海涛

  根据瑞士信贷发布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中国净金融资产在百万美元以上的高净值人士数量已经先后超越了英国、德国和日本,仅次于美国(图1)。但从高净值人士的分布看,中国仍然具备较大的“追落后”空间。全球拥有百万美元以上净金融资产的富豪中,41.2%来自美国,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中国虽然排名第二,也只拥有8.3%的富豪群体(图2)。从绝对人数上看,美国高净值富豪人数是中国的5倍左右。

  中国高端私人财富的增长为何放缓?

  尽管已经拥有如此庞大的高净值人群,但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仍然显著快于全球主要经济体,瑞士信贷预计中国的富豪人群未来仍将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上实现高增长,未来5年的年均复合增速能够维持在10.2%,也是前十大市场中唯一能够实现两位数增长的国家。

  但从最新数据看,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增长似乎遇到了一些波澜。根据中国招商银行和贝恩资本联合发布的《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16~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年均复合增速为7.3%,这是2008年以来增长速度第一次降低到两位数以下。

  除了整体规模增长放缓外,我们看到一些结构性的变化,最高端的高净值人群资产增速放缓尤其明显,这一点从中国最大的零售银行——招商银行披露的分层客户数据也能够得到印证。从2009年开始,招商银行旗下高端私人银行客户的财富增长速度持续领先整体零售客户平均水平,但在2018年,私人银行客户资产规模增速放缓到7%,第一次跌破两位数,也低于所有零售客户资产规模增速的10.3%。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第一次,高净值人群财富增长速度慢于零售客户平均水平。

  高端私人财富的增长为何放缓?房地产市场价格涨幅的放缓和资本市场的不景气是核心原因。房地产市场在2018年运行情况疲弱,作为中国过去保值增值最好的私人财产,重点城市,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涨幅似乎疲态已现。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100个重点城市住宅价格在2018年涨幅仅为5.1%,其中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平均仅上涨了0.4%。股票市场表现更是欠佳。境内A股主要指数继2017年相对跑输后,在2018年持续表现不佳,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全年分别下跌34.4%和24.6%,大幅落后于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由于大多数高净值人群均持有境内上市公司股本证券,A股的持续熊市使得这部分高净值人群身家缩水明显。

  旧的创富模式正在被颠覆

  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持续推进和金融市场制度改革的深化,传统的创富模式正在成为过去式,2018年可以看作中国创富新时代的“元年”。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的私人财富创造,主要依托于股权和房产的升值,即资本红利和土地红利,这尤其是中国高净值人士财富积累的主要模式。但我们认为,两大结构性变革正在彻底颠覆旧的创富模式:

  一方面,我们认为房地产扮演“造富机器”的年代已经成为过去时。可以说,房地产已经成为中国老百姓最重要、性价比最高、投资体验最好的投资工具,持续上涨的房价帮助房地产行业的投资者和投机客们赚得盆满钵满。同时,地产行业的高景气度已经帮助一大批地产开发商快速成长,其中,大量的民营房地产企业家快速积累了个人财富,成为中国超一线的富豪。根据胡润百富榜,中国前二十大富豪家族中有6个依靠房地产业务发家。

  但我们认为房地产这一轰鸣多年的创富机器已经失去了动力。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定态度,以摆脱中国经济对房地产市场的高度依赖。此外我们认为,中国城镇化速度最快的阶段已经过去,截至2018年底,按照城镇人口占比口径计算的中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9.6%,虽然未来仍有提升的空间,但预计将是以重点城市人口占比的进一步提升为主,预计未来房价的走势将发生较大分化,房价持续上涨的信仰也将被逐步打破。

  另一方面,资本红利将成为优质企业的专属。中国的资本市场过去表现出明显的供给受限,因此,企业上市本身就是一个难度较大的任务,上市公司形成了独特的“壳资源价值”。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正在加快推进资本市场相关改革,加大对直接融资渠道的支持力度。随着科创板带来发行上市制度的完善和退市制度的改革深化,中国资本市场的新陈代谢机制已经逐步建立起来,这将彻底改变中国资本市场的生态,经营不善的企业将逐步被资本市场淘汰,壳价值将不复存在。未来好企业和差企业之间的差距将被逐步拉大,资本红利将成为优质企业的专属,并不是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都能够通过简单的募股上市,成为富豪。

  财富管理机构如何赢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