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今年下半年以来,包括湖南、四川、河南周口等地相继发文,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并明确要求调减民办义务教育占比。

尽管上述文件,部分省市暂未对外公开,但数位业内教育人士证实,地方确有调减当地民办义务教育占比相关文件和会议精神披露。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育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2020年9月,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强化民办义务教育规范管理。同时上述意见指出,坚持国家举办义务教育,办好办强公办义务教育。

几个月后,教育部组织相关调研,在征求各地教育厅意见后,进一步确定了省县一级民办在校生占比。2021年5月,两办向县团级下发《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提出原则上不得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但到目前为止,有关于省一级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调减至5%,县一级10%,最高不超过15%的文件并未对外公布,此后,各地相继按此目标召开工作会议。

“这就是整体政策的一个宏观背景”,上述人士说。

根据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1.56亿人。其中,民办普通小学6187所,在校生966.03万人。民办初中6041所,在校生718.96万人。民办义务教育占比约10.8%。若按此估算,预计百万民办学校在校生将被调整至公办学校。

一位河北民办学校校长告诉经济观察报,暂时还未收到当地相关部门通知,但从6月开始已经从不同途径获悉政策对民办学校的收紧,目前仍在进一步观望中,也未对学校内部展开具体动作。

收紧和调减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各地普遍采取的路径是严控增量,逐步消化存量。多地将省域一级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占比控制在5%以内,日期则为争取在2-3年内完成。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吴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决策层对民办教育的定位已经发生了重大调整。从2010年出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大力支持民办教育,民办教育是教育事业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促进教育改革的重要力量,到目前我们对民办教育的认知有较大改变,重新将其理解为公办教育的补充。定位的调整决定了当前民办教育政策制定和执行的背后逻辑。”

对于各地普遍实施的收紧政策,也引发了舆论广泛讨论。支持者认为,这将有利于缓解部分地区间“公退民进”,理清社会资本与教育的边界,规范民办教育在招生、办学中的乱象,进一步促进教育公平。批评者认为,民办教育曾在中国教育中发挥重要作用,有效增加了教育供给,缓解了公共财政压力,仅2020年就为财政贡献了8000亿元。总量上,民办教育提供了约20%的公共教育服务,但获得的公共财政资金只有公办学校的1/20。实施收紧政策后,民办生转至公办学校由公共财政支出,民办资金流出将会引发更大的教育不公平。

尽管对于上述政策转向尚有分歧,但各地教育部门已经纷纷部署具体举措,一场围绕义务教育办学调整已经拉开帷幕。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会长马学雷认为,国家是支持民办教育发展的。之所以目前压缩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的规模,背后的逻辑是因为新时代教育的新理念、新模式和新发展。我们原有的办学模式让大家更注重规模增长、效率优先,所以为满足彼时教育供给,欢迎各种资源进入教育。但随着供给得到满足,着力解决教育发展中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发展公平且优质的教育将成为下一步主要目标。同时,地方政府在执行过程中应该用科学的方法制定目标和处理分歧,避免一刀切现象。另一方面,也要提升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服务。

一场瘦身战

民办教育怎么改?

以河南周口为例,今年8月,河南省周口市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下发《周口市规范民办义务教育专项工作实施方案》,启动公有主体参与举办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专项治理;停止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已有民办义务教育学校逐年调整,将全市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占比控制在5%以内,2022年底全部完成,2023年全面验收。

按照周口市教体局召开的相关会议精神,周口各县(市、区)要在摸清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情况的基础上,将采取“一县一策”“一校一策”制定实施方案,通过政府购买学位、政府收购学校、鼓励转型、规范保留、关停取缔、核减招生计划、清理公有资源等方式,分类规范、有序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