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攒下一份“家当”

邵阳人士李玉珍是鹤城区金鼎学校教务处主任兼会计。2007 年,金鼎学校初创时没有一栋像样的教学楼,七八亩土地是鹤城区农机局的,所有地面建筑是中方县农机局的,学校周围是一片破破烂烂的居民区。如今,这所涵盖学前、小学、初中教育的九年一贯制民办学校,坐拥自己的独立房产和地产,3 个教学班共计学生886人,教职员工48 人,总资产3000 万元。“刚开始我们有7 个股东,筹备了400 多万办学资金。”她说,“现在还留下4 个(股东),七七八八借款加上利息有个千把万,一直在还债。”李玉珍本人曾在邵阳一所小学教语文,因为要照顾家庭及女儿读书,才辗转来到怀化,先是代课,后来与人合伙办学。

金鼎学校初出茅庐时,怀化城区已有人才、蓝天、阳光(振华)、星光等9 所民办学校。李玉珍回忆道,大约十年前开始,怀化民办学校渐成气候,生源大战拉开帷幕,市场竞争变得激烈,“由于我们学校软硬件条件和教学质量都不断提升,招生情况比较好一点,仅2014 年秋季就比春节增加学生100 多人,这个学期又增加了30 多人。”显而易见,她对自己学校已经取得的发展成果,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的。

金鼎学校基本上可以算作最近十年来,怀化民办教育行业的一个生动缩影。怀化市教育局民教办主任、市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李亚介绍,2014 年,全市民办教育成绩显著,办学规模不断扩大,已由2013 年的658 所、在校学生10 余万人,分别发展到2014 年底700 余所、在校学生人数12 万余人,已然具备一定丰度体量。政策环境加上市场前景的双重利好,正促使各地积极引进民间资金,兴办民办学校。去年以来,全市已建成和即将建成的民办学校有鹤城区龙城幼儿园、会同裕龙幼儿园、沅陵三维职业学校综合大楼、溆浦三杰学校教学大楼、洪江市清华益友实验学校;已立项筹建的有怀化永通长郡学校、怀化诚信中学、民族学校、芷江精武职业学校、辰溪云麓学校;拟筹建的学校有通道雅礼小学、溆浦城东学校等。这些学校建设资金都在几千万元、上亿元的规模,不容小觑。

权威信息表明,2014 年以来,万昌、振华、文武、商贸、女子、大鑫、三维、工业等职业学校招生就业两头旺;诚信、人才、海天、和平等高中学校,全省学业水平考试合格率均在60% 以上,特别是诚信中学,同一指标达到100%,高考一本录取率则达95%,令人刮目相看。华美学校被鹤城区金山幼教集团领办后,开展经典国学教育,颇具特色,办学规模很快上去了;鹤城区振华、金鼎、星光、辰溪海华、沅陵虎溪、溆浦三杰等学校,课改搞得有声有色,教学质量显著提高,成为本地重点高中的优质生源学校。

在积极争取上级扶持教育奖励项目方面,各民校也是八仙过海,精彩纷呈。据悉,万昌中专已成功入围国家级大项目,顺利通过国家改革发展示范校省级验收,并获省中高职衔接试点项目。湖南省教育厅业已确认鹤城区宝宝乐幼儿园等4 所民办幼儿园为省级骨干民办学校建设立项学校,辰溪县海华等3 所民办学校为省规范民办学校建设奖励学校,万昌中专为省优质民办教育资源建设奖励学校;市教育局则确认鹤城区宏宇幼儿园等21 所民办学校为市级骨干民办学校建设立项学校。凡此种种,说明怀化民办教育行业厚积薄发,后劲十足。

说不尽的烦恼

多少有些“虚胖”的怀化民办教育行业,行动起来常常步履蹒跚,步幅沉重,步调参差。

近段时间,李玉珍为了学校的用地问题,忙得不亦乐乎,搞得烦恼不堪。“学校发展了,生源多了,空间拥挤了,教室也装不下了,希望扩充地盘,多修几间教室,多建几栋宿舍,很正常是不是咯?”她设问道,“隔壁有块地,非常适合我们征用,我们也十分希望把它盘下来,可三番五次很多个回合下来,我们就是搞不定,不知道该找谁,不知道怎么办。”金鼎学校位于天星南路307 号,据了解其隔壁确实有个工行培训中心,18 亩地,已经闲置多年,荒芜丛生,似乎无人问津,可等学校找上门去打算借重,软钉子硬约束却碰了一大堆,几番说项没有下文。“蓝天,振华,人才,朝晖等同行,用地问题也比较突出。”比较而言金鼎还算幸运,大也好小也罢,终归还是有自己的地盘(商业用地),能否继续开疆拓土只是规模问题,谈不到伤及根本,类似这样的“地主”还有人才、星光、舞阳、英才等少数民校,而大部分同行则没那么幸运,均为租赁经营“借地养鸡”,小日子就过得明显尴尬许多也揪心许多。据了解,因租赁合同纠纷、用地纠纷、场地纠纷所诱发的“挤出效应”不时浮出水面,正威胁着部分民校的生存,遑论发展。前不久,红星路上有所民校因租赁私人场地办学合同到期,对方要求收回场地,学生没处去,学校一时难以转圜,强烈要求对方续约遭拒,双方几个回合下来,最后诉诸法院。记者初步梳理,发现无根据地民办学校被人“赶鸭子”现象层出不穷,不少校长都在就土地问题、场地问题、用地问题慷慨陈词,“恳请政府领导重视并加以解决”。